【隨筆】我所認識的鄭醫師(上)

我所認識的鄭醫師(上)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寶貝媽

約莫是半年前,一時有感而發,寫了一篇「我所認識的鄭醫師」,跟朋友分享。

當時鄭醫師說,我這篇寫得雖然沒錯,但似乎沒帶什麼情感。

我說,沒錯阿,我只是客觀陳述事實,的確沒把我個人的感受放進去。

現在轉眼又過了半年,醫院也堂堂邁向一周年,想想這一年來創業的酸甜苦辣,或許可以再以同樣的主題,寫一篇比較有血有淚的文章,泣訴身為獸醫老婆的辛酸吧?

在此之前,先放上這篇舊文,跟劍橋的朋友分享一下。雖
說本文似有「老王賣瓜,自賣自誇」之嫌,可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,只能說,當個好獸醫是鄭醫師的使命吧 

___

 

主題:我所認識的鄭醫師2007/04/01  

Shogo
在當員工時,我就覺得,能請到他的老闆真是太幸運了。

以前在上哲,他每天從早上九點工作到晚上十點、十一點(全天無休診喔),一個月休八天,起薪兩萬多,因為認真、努力、學得快,三個月左右就已能獨當一面。

上哲沒有獸醫助理,只有他和學長老闆兩位醫師(學嫂有時會來醫院幫忙)。所以,除了醫療看診外,照顧住院動物、整理環境等,當然也是由他來做。
(難不成要學長去做,他來看報紙嗎?)

上哲的生意非常好,很難有喘口氣的時候,偶爾我去看他,醫院裡永遠是人潮不斷,永遠有人在排隊。

在台北劍橋時,上班時間是十點,但他常常提早到醫院,為的是先整理環境,先照顧住院動物,讓醫院開門時,一早就趕來看住院寶貝的客人,能夠看到乾乾淨淨的住院部,讓客人感受到自家寶貝是受到妥善照顧的。

有時較晚有case看診,即使忙到十一點,他還是會把環境整理好才回家,不要讓地上留下狗狗的尿液或血跡。當然這些也可以留到隔天再處理,但隔天見到的就是乾涸的血跡和滿室的尿騷味,這樣會比較好嗎?

即使不是自己負責的住院動物,他也會去了解每一隻動物的狀況,這樣客人來時,負責醫師如果在看診,他才能協助客人了解狀況,不會一問三不知。

客人來電或上門問事情,他永遠都用最和善、最專業的態度回答,不會嫌麻煩,即使面對奧客,他也溫和以對,除非他決定不要接這種客人。

對於醫院新進的醫師和實習的學弟妹,他不藏私,巴不得把一身絕學都傳出去,他總是很有耐性地教導他們,也幸好他們肯學,也認真學。

遇到可以教學相長的同事,他更是欽佩萬分,努力地從對方身上挖寶,好讓自己功力再添幾分。

當其他醫師輪休時,他會幫忙銜接他們負責的住院動物,不會讓客人求教無門。

他很重視以身作則。大家不愛做的事,他總是帶頭做起,同事看到最資深的學長這樣,自然也不好意思坐著不動。

以上種種,都沒有人要求他做。
他把自己分內的工作做好,還多做了很多老闆沒要求的。
點點滴滴,是為了讓動物受到最好的照顧,為了讓客人賓至如歸,為了讓工作團隊更強、更好。

他認為溝通很重要,所以會因對某些狀況看不下去,而主動找老闆溝通,也常成為同事的諮詢對象。

他囉唆、他稱職、他愛動物、他充滿正義感。
他永遠謹記著老爸所說的,不做偷雞摸狗之事,永遠秉持正道。

這是我認識十幾年的鄭醫師。

This article has 3 Comments

Comments are closed.